一循储言

落花江烟

(从以前贴吧的贴子里整理出来的,好久以前的文了……现在看着还是挺喜欢玄嚣天谕这对的……现在再写可能就没之前的那种感觉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烟花散,是谁人留恋谁人空叹
浮华念,又几度哀怨千百转
像谁的眼,带七分思念三分茫然
只忘了你回眸对视瞬间
尘世间,又几人记起依稀当年
红袖乱,缘已成空唯泪痕残
我望不穿,空旧日狂言信誓旦旦
只因了你饮尽愁伤三千

谁的歌声隐约成了惆怅,谁的犹豫凝结成了哀伤
花树之下,衣着华丽的女子倚树清唱,闭起的双眼流下两行清泪。
远处掩抑着一抹白色身影。白发白袍的男子望着树下的女子,上前了一步,却是又退了回来。
若是相思,何必为痛,若是相念,何苦别离?她的心里,并没有他。他如是想。
只是,就算如此,他,仍无法忘记,他,仍无法放下。
我分明将你葬在我的心底,你却是在我心里深深驻扎。葬天关,葬不了你。我的心,更忘不了你。人说成王者不可动情,我却早已为你动情。
天谕,你可知我思念你的痛,比身上的伤口更痛?
白袍的男子转身,带着满目忧愁离去。
墨发的女子睁开双眼,手覆上胸口,
你若无意,何必让我深陷?我的情,你又回复了几分?
到头来仍是我痴人愚钝,枉陷其中。
你既无心我便休。
只是我分明下定了决心,却始终忘不了你。
玄嚣,你可知再只片刻,我的所有坚强都会坍塌?
“缘是什么?不是神的垂怜,不是神的赏赐。这不过是劫,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梦。”她伸手接过一朵落花。
“雾海浮灯,星起古城。我本以为浮灯指引前方。耀星点缀希望。只可叹浮灯引领迷茫,却为人更入迷途,耀星光芒散华,却为人更趋绝望。”
七日之约我输了,一生一世都输给你了。你只当赢了场赌约,我却赔上了满腔情意……

“主上,你的伤还没好,还是少走动些比较好。”
白袍的男子低了低头,垂垂华发轻掩眉眼。“翼天,我没事。”
我,只是,想要见到她罢了。
“主上…”翼天大魔看着玄嚣落寞的模样,心里有一丝疑惑。“为何你不直接去问她?”
“我…”玄嚣无言以对。
是啊,为什么呢?我,竟然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啊。还是说,我如此在意这个答案呢?
“不必,我只要看着就好。”抚着左肩的伤口,玄嚣缓缓的说。
他不亲近,她不迎上。他不询问,她不作答。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但为君锢,默然相对。

“天谕,你又来找我切磋了么?”墨衣散发的弁袭君和祸风行并肩而立。
“平淡会让武艺生疏。”她轻声开口。
更会让我有时间想起他……
“那就来吧。”弁袭君六赋印戒上手“注意了。”
“恩。”天谕执着玄影,谨慎应对。
一招一式间,天谕的目光不经意的瞥到远处树后的一抹白色,顿时心中一懔。压抑下的情感再度回复。
“嗯?”弁袭君有些讶异天谕的分神,却在一转身时看清了天谕视线所至,立刻了然。
一旁的天谕分了神,记忆回溯到他与她定下七日之约那日。手中的玄影不知不觉间向旁观的祸风行挥去。祸风行本只是旁观,身旁并未带着古风剑,又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袭击,一时之间竟忘了躲避。
“祸风行!”弁袭君持着六赋印戒挡在祸风行面前。挥出两道剑气。一道破了天谕的招式,另一道却是击中了天谕。
“天谕!”未曾料想天谕不躲避自己的招式,弁袭君刚想上前扶住天谕,然而另一道白色身影早已接住了天谕向后倒去的身体。
“天谕!”玄嚣抱着天谕,难掩满目的关切。
“你……”天谕挣扎着起了身。“你来做什么?”
“我……”他一时语塞。
“我不想看到你。”只有躲着你,我才能不被你伤害,不是么?
天谕转身飞奔离去。背影里有泪痕划落的模样。
不想你再看见我为你失魂落魄的模样,我自作多情的模样……
“天谕。”玄嚣追上,紧紧的抓着天谕的手腕。
“你放手。”
“我不会再放手!”玄嚣的声音里多了一丝怒意。“你受伤了,别乱动。”
为何她总是不懂得照顾自己,却教他为她担忧?
“这与你无关。”天谕侧过脸去。
“你!”玄嚣强迫着天谕看向他。“与我无关?”
“哈,与我无关!倒是我庸人自扰了?你知不知道当日你逃走时我有多痛,道门的阻击,巫毒侵袭,元神兽离体都不及你的背叛给我的痛!”
或许是出离愤怒,玄嚣将心里的话尽数说出,
“我设了黄泉归线,建了葬天关,我以为如此我就可以忘记你,忘记你给我的伤害,可我不能,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。就算在这里,明知道你就在这里,我也只是远远的看着你,能每天都看到你我就觉得已经足够了。现在这又算什么?你是我的妻子,怎么与我无关?!”
莫非这一切感动了的就只是我自己么?
“别再说了,我…”天谕哭出了声音。
“分明是你,分明是你将我的情意枉视,明明你只是利用我的感情,你既无意,何必要来招惹我!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爱上了你?你不过是要赢,我却真的付出了心意啊……”
她的拳砸在他的胸口,他怔了怔,将她揽入怀中“对不起,我不会再如此了。不闹了,好不好?”
她不语,在他的怀中肆意哭泣。
“好了,别哭了,好么?”玄嚣轻拭着天谕的眼泪。“我们,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这一次,没有权势与计谋的阻碍,只有我陪着你可好?
“你,不许再凶我,不要再骗我……”
“好。”玄嚣一笑。这样的天谕,其实还蛮可爱的。
“那我们回去吧。”玄嚣牵起天谕的手。
“去哪里?”
“自然是玄嚣府,我带你见我的兄长。”再度的牵手,这一次会是幸福的终点么?或许吧,至少,现在是的。

玉楼殿,那伊人昔日静待阶前。
流莹愿,明月当时曾照素颜。
执你的手,七日誓约换一世情缘。
只为了你可堪忍痛久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