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循储言

泡影

仿佛是做了一场梦,梦中有一曲箫声渐起,竹叶纷飞,漫天落叶之中,一笔一划的描摹出吹箫者的身形。

她带着一丝欣喜走上前去,一步一步,卷起堆积的竹叶,一片一片,皆映着那怯懦又焦急的神情。

听得身前的声响,褐发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洞箫,抬起头与她对视,嘴角已渐渐浮现了笑意。

“不夜。”

唇齿张合间,似是带着魔力的言语,只一句,便足以纪念一世。那经年未见的人,轻唤着她的名字,悠远,空旷,却又那般熟悉,温暖。

“北海无冰。”这一次,她终于可以叫出不夜死前方知晓的姓名,北海无冰,无故事的人真正的名字。

黄泉之下,几世相随的名字,要如何遗忘?

想要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,挽着他的臂膀,依偎在他的胸口,可最终,只是将伸出去的手缓缓放下。是了,她早已不再是明月不夜羽了,又该用何种神情去面对他,最终,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吧。

承袭了鬼荒之力,背负了父仇之命的她,此生,明月不夜羽的梦已碎,世间仅存面目狰狞的鬼荒地狱变。

更何况,她曾那般无情的伤了他,恶魔的利爪上染上了他的鲜血,那一刻起,她就再也不能做明月不夜羽了,再也,无法回去曾经了。

北海无冰踱步至她的身前,用与往日无差的柔和眼神看着她,将她的手抬起,轻轻地放在自己手掌中。

“不夜。”另一只手拾起一只海螺,覆在她的耳畔,“好听么?”

只这一句,足以让她忘了所有过往,沉沦其中。“嗯。”

忘了鬼荒的怨恨,忘了非人之面貌,忘了妖界的一切。

只要再听着海浪的声音就好,只要再延续着断碑林时明月不夜羽的一场美梦就好。

“可你该醒来了。”他叹息着将头与她的额相抵,“你的天命尚未尽。”

只有在他的面前,她才可以放下一身防备,回复到那个多愁善感的女孩模样,可他,不能留住她。

一缕幽魂能够做什么,像这样触碰到她都已是万幸了,他又能奢求什么...

“北海无冰。”急切的纠缠着的双手,却最终还是交错着,成了虚无。

带着笑意的脸庞,抬起头却再也看不见。

脚间静静躺着的海螺,这一次,她只听得海浪悲泣之声。

无字的碑前斜插着的古剑,抚上老旧的布条,却再也触及不到那人掌间的温度。

覆上冰冷的墓碑,就像在断碑林时一般。

“等着我。”很快,就能结束了,吾爱。

闭上眼睛,就仿佛仍是那时他抱着自己,在断碑林中升起篝火,将羽衣披在身上。

三车定干戈,百日灭元史。

天机开谶,一笔一划,映着她的心境。

最后一笔划过了终章,命火悄然熄灭,已是黄泉碧落。

阖上双眼,终能看见,那人伸过来的手,终能一同走那段隔世的路。

将头停靠在他的肩膀上,如此,便是结局了。

明月不夜羽的梦,这一次,再也不会碎了,也再也不会醒了。
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