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循储言

梦忆 (一页书,飞鹭)


“一页书,你为什么总是皱着眉头呢?”
“世间太多纷乱,惹人心烦。”
“那我唱歌给你听,可好?”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,闭上双眼静静聆听。
她的歌声总是那么轻柔祥和,让他心绪平静。
“一页书,你受伤了。”
“无碍。”他看着她急忙包扎的模样,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“一页书,你的衣服破了,我给你做了一件新的。”
“吾很喜欢。”他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换上黑金色的衣袍。
她并不善女红,但为他做的衣服都很合身。
“一页书…”
“一页书…”
那个叫着他名字的声音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殆尽。
“飞鹭!你在哪里?”他四处找寻,却看不到她的身影。
“飞鹭,回答吾啊!”不安涌上心头。
“一页书。”细微的声音响在耳畔,“一页书,好好养伤啊。”
“飞鹭!”
惊坐而起,他环顾四周,又默然的垂下了头。
有些事,明明深埋心底不愿想起,偏偏浮上心头挥之不去。
这里是云渡山,不是万年春。不是那个曾经他要同她隐居的地方。
“飞鹭…”执着佛珠的手不觉间握紧。
记忆里那女子羞涩的笑颜已然泛黄,唯有斑驳的血迹残存。被贯穿的胸口,紧闭的双眼,冰冷的身躯。他抱着她,沉默不语,三日三夜。
“飞鹭。”握起的拳松开,掌心渗血。“吾很想你。”
这世上,再没有能令他心安的曲调。
这世上,再没有恰好合他身的衣物。
只因这世上,再无为他唱歌为他制衣的飞鹭。

他看着镜中倒影,笑了笑。
镜中,墨发飞扬,入魔的模样,一如与她初见。
“飞鹭,梵天寄心芸芸众生。”他曾如此拒绝她的爱意,只怕他身上劫祸牵连到她。
明明不愿连累,偏偏命途捉弄。
有些话,她再等不到他亲口告诉她。
飞鹭,你可知这句话并未说完?
梵天寄心芸芸众生,你亦是众生中一员。
魔气袭身,他抹去嘴角的鲜血,淡然一笑。
一念执着为情,此后心魔难除。
飞鹭,吾一页书亦爱你。你听到了么?

评论

热度(8)